当前位置: 首页 走进蒲城 人文景观 正文
窄屏浏览

兴镇传奇

发布时间:2018-01-26    来源:网络    作者:    审核人:    点击次数:   

兴镇从秦朝有记载的六合堡开始,已经有了2000多年的历史,从唐朝开元年间祭祀桥陵制造火药花炮开始,也已经有了1000多年的历史。近代的兴镇,也屡次成为兵家和土匪围攻打抢掠的目标,所以也充满了血泪与传奇。

据县志记载:

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修旌士坊城;

同治元年(1862年),同州起义军攻破兴市镇,驻六日,死伤2000多人;

同治年间,捻军围攻兴镇,不克而退;

民国七年(1918年),靖国军杨虎城率部攻克兴市镇;

民国八年(1919年),军阀缑保杰部围攻兴市镇43天,不克而退;

民国十九年(1930年),良村土匪张桂支纠合一百多人攻打兴镇,不克被杀;

民国十六年(1927年),任子杨驻扎兴镇,漫泉河以东由蒲城县收钱粮,以西由任子杨驻军收钱粮。共产党领导了西乡荆姚等地民众,到兴镇发动“交农”运动,迫使驻军减缓钱粮;

虽然县志寥寥数语,但是信息量还是比较大的。经过多方查找,寻访,终于在一些老的版本县志中找到一些相关记录。虽然记载只有只言片语,但也能够看出一些当时的一些真实的状况。主要有以下几个故事:

一则:孝子救父

在民国蒲城县志稿孝义传中有一篇专门记叙兴镇孝子以身换父的事情。在同治元年同州起义军攻破兴镇是时,百姓四散逃亡,该孝子年方十多岁,跑着跑着就找不到父亲了,回头就看到父亲起义军被抓住了,眼看这就要被杀了,他就回头跑了过去,求义军把他给杀了,让他父亲回去,义军就放了他父亲,而最终将他给杀死了。乡民因为非常悲痛,悲痛之余,也非常赞赏他的孝行,乱后专门将其事迹交付县史馆做传,民国志孝义传有记载。

二则:只身退敌

另外一个故事就是在捻军围攻兴镇的时候,兴镇商民大惧,有秀才某义薄云天,孤身出城,拜会捻军首领张某愚,说:将军挥师西来,为解民之倒悬,而同州回军到处,烧杀掳掠,玉石俱焚,民怨沸腾,因为听说你们和他们不同,所以才不惧生死,孤身来拜。我想您在乱世,身不由己,也是想寻找机会,报效国家。将军听了非常高兴,说:先生说的太对了,我是身不由己啊。遂盛情款待之,亲送他回城,紧接着捻军后面就拔寨而去,乡里人都非常感他的大德,只身退敌的故事也流传到现在。看到这个故事,让我不由的想起了电视《白鹿原》中的朱先生只身退清兵的故事,归来一路上唱着“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的朱先生是多么洒脱和飘逸,和我们兴镇的这位秀才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秒。

三则:以身殉城

据记载,同治元年,义军攻破兴镇,其中兴南渊家堡渊家世代经营制作花炮,熟知火药习性,家中因为制作花炮需要,也藏有大量火药。城破后,义军慕名而来,追要火药,渊某反复推脱,虽然威逼利诱,最终没有让他屈服,后邻人告知了渊家火药的藏匿地点,渊某看到实在没有办法隐瞒了,就说我带你们去取,到了火药藏匿地点,现场引燃了火药,伤贼无数,自身被炸身亡,以身殉城,县志忠义传有记载。

四则:桂支攻兴镇

另外一个故事就是关于良村土匪桂支攻兴镇的记录,(上一篇记忆中的兴镇有记录)良村土匪张桂支,不是“鬼子”,以前听转音了,音同字不同。据说其纠合土匪一百多人,于民国19年(1930年)7月30日围攻兴镇,兴镇商民奋力抵抗,其中有三个十多岁的半桩子小伙,晚上奉命在城上巡视,发现有土匪上城来了,就奋力截杀,最后力尽而亡,土匪因此终未攻破兴镇城池,兴镇得以保全。兴镇商民为了感恩他们的护城之功,后专门修了祠堂予以祭祀。再后来就听说兴镇商会会长张子柏收买了张桂支的警卫学用枪打死了桂支,围城之匪也作鸟兽散了,后来原南的土匪八娃为了给桂支报仇,把学活捉并砍了头。这是听读者补充来的,县志未看到后面的记载。这里也看到了关于良村的一个记录,据说因为南北朝梁朝时期一个姓吉的孝子(湖北襄阳人)迁居到这里,为了纪念这个梁朝这个姓吉的孝子,所以称其村称为梁村,后改成了良村。

以上几则传奇是兴镇近代史上不可抹杀的一笔,从这些小故事里面不难看出,故乡人民的血性,故乡人民的仁孝,故乡人民的忠勇和坚贞不屈,希望这些好的风气,好的品德能够永远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