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走进蒲城 人文景观 正文
窄屏浏览

山西村

发布时间:2017-08-17    来源:县志办    作者:    审核人:    点击次数:   

在我国的版图上,你会看到有一个与我们隔黄河相毗邻的省份山西省,而在我们蒲城县县城东北十二公里处的保南乡,你也会看到一个与它同名的村子山西村。虽然此山西非彼山西,但两者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割舍不开的情缘。

要说这种情缘和联系,还得从元末明初的一次人口大迁徙说起,元末战争结束后,国家已是遍地疮痍,朱元璋为了恢复农业生产,均衡人口,巩固统治地位,在洪武年间采取了大移民政策,经洪洞县大槐树处迁往全国各地的移民达百万之多。这一举措,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影响之深,都是史无前例的。至今全国各地还有这样的民谣: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山西王氏家族也就摆脱不了被迁徙的命运了。据传说,王氏家族兄弟三人,老大留在山西,老二、老三在元末迁来白水,明初时,老二孝直翁又带着他的家人迁到金粟山之畔、卧虎山之西,也就是今天山西村这个地方繁衍生息,并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建起了城堡,以防兵燹匪患、保护村落村民的安全。现在这个城堡还在,四个角楼的痕迹仍依稀可见,除南城墙破坏较为严重外,其余三面基本完整,应该是渭北地区保护较为完好的夯土城墙。为了不忘祖恩,牢记祖籍,他们就把这个村子直接改名为山西村,并在西门(正门)门楣上嵌一石碑,上刻“三槐并茂”四个字,以寓意两省三地的王氏兄弟及其家族人丁兴旺,共同繁荣。特别是一个槐字,非常准确地道出了王氏家族对祖居地的眷恋与怀念,以及不忘根基的故土情怀,也寄托了希望子孙后代在迁居地枝繁叶茂的美好愿望。现在这个石碑仍镶在西门城楼上,字体为阴刻行书,朱砂涂之,旁有“大清咸丰元年重修”字样,证明该城门楼曾在咸丰登基那年重新修葺过。相关情况在硕果仅存的王家祠堂的碑铭中都有翔实的记载。

我有时候想,我们做这些工作,不就是要把这些故事和传说记载下来,作为一种文化,传承下去。但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它放在更高的层面上、放在大动荡的历史节点上来考量呢!这些东西,经过岁月的打磨与沉淀,跨越千年的时间长河,是活生生的历史浓缩。那种抛家弃舍、拖家带口、泪别亲人、远走他乡的悲壮场面便被定格在了那个时代的一瞬之间,那是怎样的一种撕心裂肺和刻骨铭心啊!但我们还从中看到了我们这个民族坚韧和伟大,以及百折不挠的性格品质、顽强的生存能力。这便是我们这个民族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的内在原因。

山西村的地理位置非常优越,旅游资源十分丰厚,在村子西北方向不远的金粟山上,便是唐玄宗李隆基的泰陵,这位创造了“开元盛世”、也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唐明皇,可以说是中国的明星皇帝,以其毁誉参半的治政经历和爱恨交织爱情故事广为人们所熟知,知名度非常之高。

在山西村西门外二百五十米处,有“天下第一贤宦”高力士的墓寝,这是我国有史以来唯一给皇帝陪葬的宦官墓。1999年抢救性开掘后,出土文物240余件,特别是高力士墓志铭的面世,解开了关于高力士种种传说的千古之谜,揭开了高与玄宗皇帝无与伦比主仆关系以及长达四十年的宦海情谊。同时也揭开了玄宗皇帝在身后只要高力士一人为其陪葬的历史原因。

有这样的优势资源在身边,我们还怕这里旅游热不起来吗?

2015年,该村为了发挥靠近泰陵和高力士墓的独特优势,开发旅游事业,特在村口泰陵专线旁边建了个仿唐牌坊,政府办主任永德先生让我为其编两幅对联,我便邀好友发成先生也为其撰了一联:

我编的对联:

田园拥闾舍,古韵淳风,千年名邑非三晋

金粟拱帝阙,盛世遗踪,一代贤宦侍吾村

发成先生的对联:

山光月华,泰陵形胜,千载烟云古村在

西冈东岭,金粟横亘,百代人物淳风扬

真心希望我们的对联能为该村的旅游事业增添一点人文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