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走进蒲城 人文景观 正文
窄屏浏览

“陕西楞娃”—“刁蒲城”原来是这么来的

发布时间:2017-07-04    来源:    作者:    审核人:    点击次数:   

春秋战国时期,秦国士卒不顾生死,作战英勇,往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敌国称这些士兵为“愣头青”、“楞娃”。他们非常害怕作战英勇的这一群“楞娃”。正是由于有了这一批冲锋陷阵的“楞娃”,当时积贫积弱,常受游牧民族欺凌的秦国在甘肃礼泉县一带繁衍生息。历经四个多世纪的顽强努力,才终于在西北高原站稳了脚跟,并逐渐将疆土扩展到黄河以西广袤的区域。

史书记载,公元前361年,秦孝公郑重地向全国发布政令说:“当年祖先秦穆公实行德政和强军政策,向东平定了晋国的内乱,使国家的领土从礼泉县扩展到黄河西岸;向西称霸戎狄地区,使西域十二国臣服。周天子封赠了伯爵称号,从此秦国享受到同其他诸侯国同等的礼遇。现在,有出奇计而强秦者,吾且尊官,与之分土。”如此虔诚的许诺使四方名人贤士纷纷入秦,献计献策,商鞅便是在这次招聘中向秦孝公献上强秦新法八条的。司马迁在《史记》卷六十八中时这样记述商鞅八条的:“令民为什伍,二相牧司连坐。不告奸者腰斩,告奸者与斩敌首同赏,匿奸者与降敌同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有军功者,各以率受上爵,为私斗者,各以轻重被刑大小。力本业,耕织致粟帛多者复其身。事末利及怠而贪者,举以为收孥。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明尊卑秩等级,各以差次名田宅,臣妾衣服以家次。有功显者荣,无功者虽富无所芬华。”商鞅所献新法内容宽泛,有治理国家发展经济方面的,有激励人人立功受赏以此强军方面的,八法中第六条是世所瞩目的《军功授爵制》,这个制度的核心是推行十二等爵制,严禁私斗。在战斗中斩获敌人一个首级者,赏爵一级,赐田宅一处,仆役数人;斩获敌两个首级者,妻子是奴隶的,可以恢复自由人身份。爵位世袭,老子可以传给儿子。这个授爵制的推行,给了平民百姓甚至奴隶们人人都可以向上攀升的机会,在他们眼里,敌人的头颅就是财富,就是官位。韩非子记载秦国军队作战情绪时曾描述到:“秦军听说有仗可打,则顿足赤膊,急不可待。”《军功授爵制》培养了威名远扬的杀敌能手 ,创建了令各诸侯国闻风丧胆的虎狼之师,为秦终于统一六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商鞅入秦后推行的变法实质上是“铁血”政策,后人们称其是“铁血宰相”。为了推行新法,商鞅想了许多办法,他曾在都城南门立了一根高约三丈的大圆木,声称谁能把圆木扛到北门者赏10两银子,众人疑虑,没有去扛。第二天,商鞅又下令,谁能把圆木扛到北门,赏50两银子,有一个人上前把圆木扛到北门后,得到了50两银子的赏赐,众人才相信新法的推行势在必行。新法实行之初,太子犯法,处罚不处罚太子,如何处罚,国人皆拭目以待。商鞅主张给太子依法上刑,但太子是嗣君(皇帝的接班人)又不可施刑,怎么办?结果给太子的师傅公子虔定了罪,公孙贾脸上刻了字,这个严酷的刑法教育了秦国人民。新法实施了10年以后,秦地竟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史载商鞅在秦国推行新法的18年中,他亲手给千千万万立功授爵的士兵兑现了土地、家宅和侍妾,使一批批获得了爵位的奴隶获得了平民身份。随着《军功授爵制》的深入贯彻,秦人也进一步提升了杀敌立功的自觉性,同时也历练了他们自强不息,勇于进取的开拓精神,质朴厚重强悍尚武的性格特质以及强烈的建功立业欲望的价值取向。翻开中国历史,可以看到,凡在秦人主建的部队中,包括近代史上的辛亥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秦人的子孙们把“生猛、粗犷、强悍、坚韧”的理念和形象都展现的更为真切,更加淋漓尽致。

近代陕西才子,比较文学专家吴宓曾将“陕西楞娃”的群体性格概括为四个字,即“生、蹭、冷、倔”。吴宓老先生是纵观了历史脉络而概括的,其意虽有褒有贬,但秦人勇敢耿直,不畏强暴的性格特点跃然纸上。蒲城、渭南、富平、大荔地处陕西腹地,秦人的性格特点体现的更为明显。“秦伯伐晋,取北澂”之役就是秦穆公亲率大军,夺取了当时强大的晋国设在蒲城东北部的战略要地的一场大战(今洛滨镇西头麻街一带)。此次夺取北澂邑的大胜极大地鼓舞了秦人的士气,使秦晋争夺战略要地的主动权很快掌握在秦国手中,蒲城东北部的黎民百姓也在秦晋反复交战中经受了磨难,锻炼了勇敢刚直的民风。在秦以后的历朝历代,关中这一代曾出现了许多勇立潮头的英雄和壮士。有敢于面谏君王、针砭时弊、不怕得罪武则天的唐高宗朝弘文馆大学士、蒲城人贠半斤;有北宋时力排众议,力保杨家将抗击入侵辽军的渭南人“天官”寇准;有敢于匡正朝弊,力挽狂澜的“救时宰相”大荔人闫敬铭;有清道光时力保林则徐禁烟御侮的蒲城人东阁大学士王鼎;有在抗日救亡的危急关头,敢于“兵谏”蒋介石,被周恩来总理称之为“千古功臣”的杨虎城……。在每一个闪光的名字后面,秦人的刚直不阿,敢于担当的性格特点熠熠发光。有人把这种性格贬为“刁蒲城,野渭南,不讲理的大荔县”,也有人为了维护本地方的群众情绪,说“刁”实为吊,“野”实为长,均指土地面积宽广而言,我以为这是一家之言,流传中的“刁”、“野”、“不讲理”实则指民情民风矣。这里面也有两层意思,一是“骂”,二是“怕”,民风强悍的关中人往往战无不胜,你胜利了,人家不骂你,不怕你才是怪事。

综上所述,无论是蒲城人,渭南人,还是推而广之的陕西人,今天看来,这种“生、蹭、冷、倔”的偏执性格往往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导致意气用事而缺乏理性。但愿“陕西楞娃”“勇敢刚直,一往无前”的精神发扬光大,如果再加上,“通达权变,刚中有柔”的话,今之陕西人一定会在时代前进的洪流中博风击浪,业绩更加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