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看蒲城 正文
窄屏浏览

蒲城脱贫路径:两种模式两项改革

发布时间:2020-01-02 08:40    来源:渭南日报    作者:夏莲 徐蕊    审核人:贺军栋    点击次数:   

 “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模式:由村党组织牵头,成立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建立产业扶贫示范点。
  “联合党委+产业”模式:由镇党委牵头组织,成立联合党委,整合各村产业资源,确定扶贫产业项目示范点,形成区域产业特色和规模。
  “拨改投”改革:整合涉农项目资金,集中捆绑投用,把过去的“拨款”改为“投资”,采取“以奖代补”形式投入到各村产业点。
  “村、社合一”改革:实行村党支部、村委会、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一套班子、三块牌子”的模式,统筹推进村级产业发展、基层组织建设、群众增收、村级治理、乡村振兴等各项工作。
  无农不稳,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始终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出台了《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要求全面提高新时代党领导农村工作的能力和水平。这对于身处“三农”工作前沿阵地的县委、县政府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如何让中央的顶层设计在基层落地落实落细?如何把中央的政策和农民所难、农业所需、农村所盼结合起来?如何统筹推进各项涉农工作?这是渭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蒲城县委书记陈振江近几年一直重点思考的问题,“在蒲城这样一个农业大县主政,最难解的就是‘三农’问题,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农村其他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没错,“三农”工作千头万绪,理清头绪是当务之急。 
  为此,近年来,蒲城县坚持把“三农”工作作为“一号工程”,通过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积极开展实践探索,初步找到了破解难题的金钥匙。他们以脱贫攻坚统揽全县农业农村工作,全方位不折不扣落实中央有关政策和部署要求,并结合县情实际,探索实施了“两个模式、两项改革”,通过组织创新和机制创新,不但助推脱贫攻坚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而且蹚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农村综合改革、基层党组织建设、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等工作有效结合、全方位推进之路。 
  经过三年多的实践,全县269个行政村都建成了“村党组织+”产业点,集体经济空壳村实现“清零”,10%的村集体经济年收入突破100万元,70%的村达10万元以上。 
  全县农村清产核资全部完成,共清查出集体资产20多亿元,其中经营性资产2亿多元,收回集体机动地13万余亩,作为村集体的经营性资产,解决了群众多年来对村集体资产占有不公意见大的问题。 
  全县两年来结合“农民丰收节”,集中对评选出的星级村、户进行挂牌授星,共评定“星级村”119个,其中五星村3个、四星村11个;“星级户”13365户,其中五星户166户。 
  今年5月,蒲城县成功实现脱贫摘帽,贫困发生率由13.37%下降到1.57%,群众的认可度达到97.34%,远超国家脱贫退出标准。 
  路径一: “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模式,发挥基层党组织核心带头作用 
  蒲城是全国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全县贫困村119个,2015年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5096户51766人。这些贫困人口大多年龄偏大,普遍缺少发展产业的资金和技能,内生动力不足,成为脱贫攻坚的最大障碍。 
  怎么办? 
  答案还要在实践中寻找。

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蒲城县委、县政府在调研中发现,很多镇村在产业发展中处于“盲人摸象”的状态,找不清方向、抓不住重点,群众单打独斗形不成规模,村级党组织示范带动作用发挥不明显。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县委、县政府立足实际、通盘考虑、系统谋划,创新推出了“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模式,即由村党组织牵头,成立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建立产业扶贫示范点。同时,制定出台了《蒲城县“村党组织+”产业扶贫项目指导意见》,指导各镇村申报项目,规范项目管理。 
  为了使每个产业项目落到实处,他们将项目分别交由县农业农村局、林业局、水务局等8个涉农部门分镇组织实施,按照“谁主管、谁验收、谁报账”原则,督促指导所负责区域内各产业点项目建设,组织项目验收、报账。 
  村党组织搭台、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唱戏,这种模式,既发挥了基层党组织的核心带头作用,加强了党对农村工作的全面领导,在盘活了村级资源资产的基础上,又解决了群众发展产业的难事,因地制宜发展产业项目,带动村民增收致富、集体资产保值增值。 
  苏坊镇党定村就是这种模式的先期实践者。党定村距离盛产羊奶粉的富平县较近,村民有养殖奶山羊的传统,前些年几乎每家都要养上三五只。但村民单打独斗,缺乏科学养殖技术,规模难以扩大,不仅污染环境,还影响村容村貌,羊奶品质和销路也无法保证,奶山羊产业的发展受到制约。 
  2016年,党定村被县上确定为“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模式的试点村。当年,该村成立了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建成了四通奶山羊养殖小区,引导养殖户扩大规模,规范养殖。同时,与红星美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收购协议,由公司保底收购,并且向党定村支付每公斤0.3元的羊奶组织费。此举既解决了养殖户的“卖奶难”问题,同时还增加了村集体的收入。仅服务费一项,每年可为党定村增加集体收入近10万元。而党定村的奶山羊也从2015年的1000多只发展到如今的4000多只,年收益达上千万元。 
  “这奶山羊可是我们村里的宝贝,我家能够脱贫,全村能够致富,全靠它。”曾经的贫困户徐振江靠养殖奶山羊,仅用两年的时间就脱了贫。如今100多只奶山羊每年为他带来10多万元的收入,徐振江的干劲更足了。 
  党定村的徐振江忙着照顾他的宝贝奶山羊时,罕井镇武仪村的王建荣正在合作社的基地里采摘香菇,党睦镇孝东村的张宏贵则忙着给托管的果树修剪枝条……目前,“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模式在蒲城大地落地生根、全面开花结果,越来越多的贫困户靠着村里的扶贫产业脱了贫,他们正在党组织的正确指引下,阔步迈向小康生活的康庄大道。 
  路径二:“联合党委+产业”模式,破解发展不均衡难题 
  “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模式对蒲城县脱贫攻坚战的实施起到了巨大作用,但在推行中也慢慢显现出一些问题。俗话说,十个手指也不一样齐。同样的道理,269个行政村,各村自然资源不同,“两委”班子能力有强弱,产业发展水平也参差不齐。同时,也存在村级产业发展规模受限、区域产业规模效应发挥不够、适应市场能力不强、带动贫困户脱贫成效有限等问题。如何破解发展不均衡难题?如何发挥产业规模效应?陈振江带领班子成员驻点调研、问政于农,向实践学习,向群众的首创精神学习,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适时推出了“联合党委+产业”模式。 
  2018年,蒲城县在对2017年建成的269个“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产业点全面综合评估的基础上,以农村生产经营体制改革为载体,在16个镇(街道)推行“联合党委+产业”模式,作为“村党组织+”模式的完善和补充。 
  “联合党委+产业”模式由镇党委牵头组织,采取“以强带弱”的形式,成立联合党委,整合辖区各村产业资源,确定扶贫产业项目示范点,发挥强村经济合作组织成熟运营的显著优势,帮带弱村规避生产风险、融入产业链条,形成区域产业特色和规模,实现“一镇一业、一村一品”产业发展格局。为确保项目有效实施,各镇党委副书记或分管产业的领导班子成员兼任联合党委书记,负责项目组织实施和日常管理工作,联合党委副书记由强村的村党组织书记兼任。同时,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每月定期组织召开项目推进联席会,研究解决项目建设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 
  “我们苏坊镇靠近富平,各村都有养殖奶山羊的传统,但各村产业发展水平不一。党定村发展得比较好,我们就成立了联合党委,利用党定村的优势带动周边其他村,效果非常明显。”苏坊镇联合党委书记、镇党委副书记刘星告诉记者,苏坊镇的“联合党委+”奶山羊养殖扶贫基地,现已辐射带动北姚村、高义村、姚古村、寨子村4个村的产业发展,建成了党定村宏达奶山羊养殖小区和中心奶站、北姚村恒昌奶山羊养殖基地、高义村奶山羊养殖基地、姚古村奶山羊养殖基地及寨子村海钢奶山羊养殖基地。目前全镇奶山羊存栏达2万多只,年收益5000多万元。 
  在恒昌奶山羊养殖基地,北姚村的养羊大户宋军辉一边清扫羊舍,一边笑着说:“以前看着党定人发了羊财,我们羡慕得不得了。现在成立了联合党委,几个村子联合发展,我们也有了养殖场,再也不用羡慕别人了。” 
  地处渭北旱腰带上的尧山镇,过去种啥都歉收,如今,“联合党委+产业”模式的推行,让这块贫瘠之地开出了“致富花”。尧山镇金银花扶贫产业联合党委,依托闫家村金银花扶贫产业园区,辐射带动西山村、尧南村、延兴村等7个村发展金银花产业,种植面积达1万余亩,同时发展壮大金银花种植、产品深加工等产业链。金银花让群众脱了贫,也吸引越来越多外出务工的尧山人回到家乡。 
  “联合党委+产业”模式在蒲城县16个镇(街道)推行,助推了酥梨、苹果、设施瓜菜等传统产业实现质量、效益“双提升”,金银花、奶山羊、食用菌、花椒等特色新兴产业形成规模,发挥带动效应。目前,全县发展金银花5万多亩,建成食用菌大棚950座、年培养菌棒450万个,建成奶山羊养殖舍332栋、存栏8.2万只,全县形成“西部奶山羊和金银花,南部设施瓜菜和酥梨,中北部旱腰带金银花,北部苹果、香菇、金银花和花椒”的产业布局。
  路径三: “拨改投”改革,让涉农资金用在刀刃上 
  农业农村要发展,资金支持是关键。但随着农业农村的多元化发展,财政资金存在投资来源散、投资效益低、覆盖范围小、资产入市难等弊端。“过去,资金拨下去,村上修路用一点,打井用一点,这用一点那用一点,效果并不理想。”采访中,提到过去涉农资金的拨付情况,不少村镇干部如是说。 
  为了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产生良好效益,蒲城县对各类涉农资金(扶贫专项、涉农整合、苏陕扶贫、国企合力团、社会捐赠等资金)拨付方式进行了改革,集中捆绑投用,实行“拨改投”,把“拨款”改为“投资”,投资到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资金为村级经营性资产,接受镇“三资办”监管。收益优先保证贫困群众分红,剩余部分留给村集体,增加村集体经济积累,用于扩大产业、改善基础设施等。 
  蒲城北部的罕井镇,过去依靠煤炭资源,经济发展优于临近村镇,但前些年煤炭行业遭遇寒冬,罕井镇的发展也随之受到影响。2017年,罕井镇抓住“拨改投”机遇,对兴龙村等6个村的“拨改投”资金进行了整合,集中发展香菇产业,共建设标准化香菇大棚24座。2018年,成立了食用菌产业基地联合党委,利用“拨改投”资金建成了年产200万菌棒的生产线1条,标准化养菌棚36座,出菇大棚200座,并配备建设冷藏、烘干、加工、销售、管理等设施。项目建成后每年产值约1200万元,集体收入100万元~150万元,每村增加村级经济积累3万元以上,245户贫困户参与分红,可为80户群众(贫困户优先)提供就业岗位或直接参与发展,月收入不低于2000元。 
  “要是没有这个食用菌产业园,我家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曹芬玲和记者聊着天,双手仍麻利地挑拣着香菇。曹芬玲是罕井镇兴龙村的贫困户,丈夫因股骨头坏死丧失了劳动能力,两个孩子在上学,一个老人需要赡养,家中只有6亩小麦,在产业基地打工成了全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我们这里因为气候比较干燥,香菇的品质都比较好,目前生产的香菇,大多销往了东南沿海及韩国、日本等地,可谓供不应求。现在我们在全镇推广这一技术,让香菇走到房前屋后、走进千家万户,带动更多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罕井镇党委书记王军说道。 
  “散钱”变“整钱”,“小钱”变“大钱”,蒲城县“拨改投”改革将原有经营模式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相互结合,盘活了涉农资金,有效激发了群众自我发展的内生动力,形成了规模效应、聚集效应,让贫困户实现多途径分红,实现多方受益长远发展,为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注入新动能。
  路径四:“村、社合一”改革,助推乡村振兴 
  “村党组织+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联合党委+产业”“拨改投”,一系列模式和改革的推行,让蒲城的扶贫产业蒸蒸日上。群众的腰包鼓了,对生活品质的要求更高了。如何将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衔接起来,实现百姓期待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成为蒲城县委、县政府进一步思考的问题。 
  经过充分调查研究,蒲城县实施了“村、社合一”改革,即村党组织、村委会、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一套班子、三块牌子”。今年8月,蒲城县制定印发了《关于推行“村、社合一”模式规范提升村级产业管理的指导意见》,为解决产业发展与群众利益联结问题、规范村级产业管理、激发干部干事创业积极性、提升乡村治理水平、促进乡村振兴,提供了重要遵循、明晰了发展路径。 
  根据《指导意见》文件精神,村级产业收益按照“5:2:2:1”的比例进行分配,即:50%用于贫困户分红和村集体经济积累,巩固脱贫成效;20%用于全体村民产业分红,共享红利;20%与“星级户”评选、“村规民约”落实等村级管理工作相结合,进行综合考核奖惩,使每位村民的利益与合作社的发展相联结;另外10%作为对村干部的考核奖励基金,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11月15日上午,蒲城县“村、社合一”改革推进会在孙镇赵庄村召开。会上,各镇村代表纷纷表达了自己对“村、社合一”改革的看法。 
  “扶贫产业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一些镇村重前期建设、轻后续管理,产业发展和群众利益联结不够紧密,带动贫困户方式多数以分红为主,群众对产业发展漠不关心,有些村清产核资不实不细,管理不规范,发展动力不足。实行‘村、社合一’改革,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 
  “以前干多干少都一样,现在干得好拿得多。‘村、社合一’改革,让咱们这些村干部也更有干劲了。” 
  “以前群众对村上产业发展不太关心,这下关系到自己的利益问题了,群众打心底里上心,也能促进乡风文明。” 
  会场外的村民对这项改革也充满期待。“听说改革以后,‘星级户’还有额外奖励。”“你激动啥,不遵守村规民约照样罚钱。” 
  尧山镇闫家村的群众对这项改革感触更深。2018年1月22日,全村就举办了脱贫攻坚表彰暨股份经济合作社分红大会,为全体村民发放分红14万元,这也是蒲城县首家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对全体股东进行分红,当天还为30名贫困户发放了3万元分红。 
  “去年实行的是平均主义,每家每户分的都一样。今年我们给村民都讲清楚了,谁家违反了村规民约要扣钱,谁家评上了‘星级户’就多奖励。群众更重视评星工作了,邻里矛盾少了,婆媳关系也更融洽了。这对我们村干部来说,相对就好管理了。今年村集体收入将近120万元,我们打算春节的时候按照‘5:2:2:1’的比例进行分配。”闫家村党总支书记兼村主任王春彦高兴地说。 
  蒲城县“村、社合一”改革,通过村党组织、村委会、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三驾马车”并驾齐驱,推动了合作社运行制度化、农村资源价值化、农民身份股东化、村民受益多元化、农业产业现代化,盘活了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人力资本,成为蒲城脱贫攻坚实践中的有益探索。目前,这项改革正在试点推广,持续释放改革红利。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两种模式”使党建的“红色动能”得到了充分释放,“两项改革”则产生了“1+1大于2”的实际效果。蒲城县在脱贫攻坚实践中,找到了“谁来扶”“扶持谁”“怎么扶”问题的答案,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在巩固脱贫成果的同时,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兑现小康路上“不落下一户一人”的庄严承诺。 
  寒冬时节、万物蛰伏,蒲城大地却像它发展的产业一样生机勃勃。罕井镇、洛滨镇的大棚里香菇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菇农们摘着香菇算着收成;苏坊镇的养殖场内,奶山羊咩咩声此起彼伏,唱响了致富交响曲;党睦镇的冷库里堆满了果实,收藏着果农们丰收的喜悦;尧山镇漫山遍野的金银花仍绿意盎然,为来年的盛开积蓄能量……进入新时代,扶贫的故事写满了蒲城的每一个角落,一幅全面小康的美好生活画卷,正在蒲城大地徐徐铺展开来。